四十七

👇🏻👇🏻点开即送屠龙宝刀👇🏻👇🏻
就……小号……
脑洞,日常骚话基本都在这唠……
全是草稿流……不要看了……
人蠢字丑画糊
千万别of这种垃圾
在蠢萌的傻逼画风上越走越远……

马住

代茶冬青: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康纳酱他怎么那么可爱啊……

凹凸世界【雷安】《精灵与不会飞的魔法使》(上)

我是第300粉!!!!我要求出下!!!!(嚣张)✗✗✗

寒武纪年.:

#魔法使雷x精灵安#


#西幻pa#


依旧希望能喜欢吧!


求小红心小蓝手!




——————————————————



  不用担心,这下,你不会飞,我也不会飞了。




  我们是一样的。



  01




  “世界很大,一个世纪很长很长……”




  “那有多长呢?亲爱的碧琪拉老师。”




  “长到,人类种族死去,他们的子孙后代有他们那么大的时候。”碧琪拉老师摸过提问的那个小精灵,那是位慈祥上了年纪的雌精灵,现在有一万岁了,她喜欢右眼佩戴个放大镜,用金色链子拴着,她喜欢穿人类的服饰,冬天是玫红色毛衣,她皮肤很白,这身衣服很合适。




  我们围着火炉,啃还有些烫手的红薯,可没有人撒手,它很甜,我喜欢它。




  碧琪拉老师说话的嗓音很温柔,也就比炉火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些。




  精灵们扎堆围绕着碧琪拉老师,听她讲外面世界的故事。




  “那可真够短的。”他们随随便便长都能超过那个年纪啦。




   远处木头做成的桌子上煤气灯还在亮,桌子的边角已经不圆了,它的年纪都比个人类长呢。




  “就算短暂,我还是很喜欢人类,他们是有趣又善良的,并且也很聪明。”碧琪拉老师回响起往事时候都会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枚看不出字和图案的金币,闪闪亮亮,尤其是被火光照耀的时候,比那煤气灯还要来的夺目。




  碧琪拉老师是最喜欢人类的精灵了,那金币就是人类送给她的。




  她提起那个人类时,总夸赞,他很绅士是个英俊的男人。




  “肚子饿了吗?我想,这个应该能帮到你。”碧琪拉老师曾经年轻时孤身一人去人类世界旅行,所谓的怀揣抱负吧,结果很倒霉的迷路了,马路街道什么太难懂了。碧琪拉老师到现在还会抱怨。




  “像,像蜘蛛网一样复杂——人类真是聪明的生物,竟然记得住这样的路线,我都不行呢……”她把硬币小心擦了一遍放回胸前口袋里。




  之后又不能飞,更不能使用魔法,靠两条腿走路,不久就被饥饿感骚扰却无可奈何,这个时候想起来全身上下没有准备任何的金币,她没法去填饱肚子,任由它叫着,脚也走得好疼,她便缩在街头角落里先休息会儿,再继续赶路。




  她开始后悔了,可能因为饥饿感让她打起退堂鼓,她第一次被饥饿困扰,极为不幸。
精灵正沮丧时,那位男人便出现了,给她两枚金币。




  一枚用了,还有枚留到现在。




  “那个男人之后呢?有遇见过吗?”




  碧琪拉老师摇摇头,“我很想见他,在同个路口徘徊了一年,每天去等,都没有见到他。”




  “会不会是老师您忘了他的长相?”碧琪拉老师上年纪了,有些健忘。




  碧琪拉老师笑声,她抬起手指在太阳穴这里轻轻点了两下:“无论忘记多少事,我也不会忘记他。”




  我听着,默默吃完手里的红薯。




  总觉得,这句话有点熟悉。




  “是在下在哪里听过吗?”




  “看呐,安迷修在咬手指头。”有精灵叫道,他们纷纷转过头,注视我,嘴里还咀嚼着烤红薯。我才回过神,发现手里没有红薯了,咬的一直是手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完的。




  我不好意思地把手指头藏到身后去,咧嘴附和他们一起笑,气氛得以缓解。碧琪拉老师把属于她的红薯推到我跟前,“是不是不够吃?我的给你吧。”




  “不,谢谢您。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在下吃饱了。”我把盘子小心又推回去,冲她摇头并道谢。




  “安迷修,在想什么呢?吃手指头都没发现……”




  “是不是想起以前的事来?”




  “不算是。”说着我裹紧了自己身上的毯子,木屋外还在下雪,是大雪纷飞的冬季。




  “今年的冬天可真冷呀。”我抖了抖身体,恨不得全部都缩被子里去。




  “比起冬天我喜欢夏天。”有精灵顺着我的话题说。还有说喜欢春天的,大家立刻讨论得热火朝天,有大海,有漂亮的花,其他的季节都暖和许多,根本不用缩在毛毯里哪儿都不想去。




  “就算这样我也喜欢冬天。”




  我换了个姿势,坐的时间有些久,屁股都酸麻,像爬了许多小虫子。




  “为什么?”我的话很矛盾,一边埋怨一边却还说喜欢,他们都露出不解疑惑的目光。




  “我总觉得我能想起来什么。”




  他们也表现出和我相同的苦恼神色,但没有人知道曾经究竟发生过的事。




  “好了,孩子们,该上床睡觉了,再不去睡,圣诞节就不会有礼物了哦。”




  碧琪拉老师享用完她的晚餐后,打断了我们的谈话,古老陈旧的钟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一会儿,白色的鸟布谷布谷叫过了,只是没人理它,不知什么时候难过得又缩回那小角落也没人知道。




  碧琪拉老师装作下一秒就会生气的样子,每次要求我们停下说话声时都会摆出有些严肃的面孔,但没人会真的讨厌她或者不听她的,每个孩子都聪明,无论情商或智商。




  孩子们都吃完晚餐,匆匆中断话题,他们抱起自己的毯子道了晚安,回到各自的小房间,精灵长着翅膀所以都是飞进去的,只有我是靠腿走过去。




  “安迷修——”碧琪拉老师叫住我,我抱着毯子扭过头,她正提着煤气灯打算上楼去。壁炉的火焰仍在烧,或许在深夜才会熄灭。




  “有什么事吗?碧琪拉老师。”




  “很在意以前的事吗?”她一步接一步,步伐显得有些蹒跚。我忍不住上去搀扶她,她却摆了摆手拒绝了。




  我没有撒谎,我是个诚实的精灵,所以我点点头。




  不记得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不记得我从哪里来,只是有那么天,我出现在了精灵居住的村子不远处,我倒在碧绿的草地里不省人事。




  只记得自己的姓名,身后背着两把颜色不一样的剑,其他所有我都想不起来。




  精灵们发现我并把我带回来,我便住这里,成为他们其中一员。




  “是的,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翅膀——”精灵最重要的标志被折断了,他们猜想我是逃出来的,经过无法言喻,折磨人的酷刑。




  记忆过于可怕,所以潜意识去遗忘了。




  我之前也是这么以为。




  直到二十年前的冬天,木屋外下的雪比现在还要大。




  鹅毛大雪纷飞着,连远处的山峰都盖上层发光的银白。庄稼都几乎冻伤,不过对于精灵们来说食物根本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我们随时随地都能变出来。




  雪足有一米多厚,用碧琪拉老师的话来说,可以到达比较矮的人类腹部。




  多少年都没看过这么大的雪。




  所有小精灵围在一起等待圣诞节降临,没有比收到礼物更快乐的事情了。




  而我从那个时候起就隐约感觉到有东西在大脑深处乱窜着,下意识的跟随那直觉走,我打开了门,大风争先恐后地钻进来,我不顾他们在背后冷得尖叫,又合上门,从楼梯上爬下木屋,台阶的积雪被我震落。




  当我的圆头靴子踩上松软的白雪,黑色的斗篷被吹得要吹跑时,那感觉更甚了。




  冷风倒灌,我一步接一步,在荒无人烟的雪地上走,这里是精灵村庄的边缘,又正当最寒冷的冬季,所以压根看不见其他精灵影子。




  “安迷修,今年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雪。”




  “过来,吃点热汤就不冷了。”有谁蹲在远处的铁锅前,锅里煮着冒泡香喷喷的汤,唤我过去,几乎下意识就往梦境的那里挪。




  他,是谁。




  他在等我。




  我冲呼啸的风重新复述遍蹦出的话语。




  “冬天,真冷。但是我还是喜欢冬天,安迷修,你呢?”雪划过小小的窗户,逐渐玻璃结了层薄薄的冰晶。




  “安迷修,你跑出来干什么呀,好冷,快回屋子里去。”




  精灵们裹着毛毯或披风关切地跑出来找我,他们努力吼叫着,因为太轻根本听不见。




  我听到,缓慢转头,呆滞地望着他们努力接近我。




  泪水在冬天里太过滚烫。




  恍惚间摸下脸庞,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哭了,我不知道冲谁回答句:“我也喜欢冬天。”




  等清醒冷静下来时候已经被安置在自己的床,碧琪拉老师替我盖好毛毯,将喝完的热茶搁置在茶几上。




  我背过身去不想说什么,只是蜷缩着身体。




  那个人究竟是谁,和我又有怎样的关系。




  我感觉到了床沿压下去的重量,老师背对我坐下来。




  她的眼中不停飘过雪白的星子,玻璃窗外呼啦呼啦狂风大作,雪势又大了。 




  “还在纠结之前的事吗?”




  我抓着被角紧紧地捏进手心随即又舒展开,生硬地回答,“是的,碧琪拉老师。”合上眼,记忆碎片以及梦境就如同故事书的画面一张接一张翻阅在脑中。




  “或许是不好的记忆也要想起来吗?”她的话语语气是很悲伤的,就像吃到很苦很难吃的食物给我的感觉。




  我犹豫好久,再三考虑慢慢点头,“是的,我想知道,是谁——折断了我的翅膀。”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眼角湿润。等醒来,天还蒙蒙亮,时间尚早,雪已经停了,偶尔能听到狼叫声。




  意识朦朦胧胧着,碧琪拉老师早就离开我的房间,她带走煤气灯,烛火也熄灭,房间陷入宁静的黑暗中,银白色的光晕在窗边闪烁,零碎逃进房子里面。




  我猜是碧琪拉老师替我又加了层被子,所以身体才会感觉那么暖和,之前的每个夜晚我都被冻醒,因为小精灵会踢被子,睡得很不老实,包括我。




  我翻个身,想起来今天是圣诞节了。




  对于人类来说,孩子会相信大人扮演的圣诞老人,在夜晚爬进每家的烟囱,将礼物带给孩子们。




  可在精灵世界不一样的。




  圣诞树真的能满足愿望,虽然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




  成年的精灵在平安夜撒下可以实现愿望的药粉在圣诞树上并施下每个人都有次机会的咒语,当然许的愿望也是成年精灵准许的情况下才会生效,以免有的会许些贪心的愿望。




  在昨晚,他们围绕着圣诞树许愿自己想要的礼物,其余孩子都在心里念完,轮到了我,“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碧琪拉老师。我能生活在这里已经很幸福。”




  “安迷修,许个愿望吧,没有关系,这是给乖巧的精灵奖励。”




  “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不觉得自己缺什么。




  只有一件事情困扰我。




  碧琪拉老师思忖片刻,表情舒缓,洋溢温柔笑意,走过来把我轻轻推到圣诞树前,“没有关系,闭上眼睛,它就知道答案。”




  真的那么神奇?




  我嘟囔了句,听老师的话,虔诚合上双眼。




  如果——我需要那件事的答案也可以吗?




  我不缺任何东西,啊不,缺个答案。




  “啊……善良的圣诞树先生,在下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如果可以,能告诉我,折断我翅膀的人是谁吗?”




  我对着圣诞树很久,久到忍不住自己失落惆怅,没有人回答我,果然圣诞树先生是不会说话,也不会回答我这个问题。




  碧琪拉老师双手搭上我的肩膀,她说,“安迷修,睁开眼睛看看吧。”




  光晕柔和地闯进眼瞳变宽的缝隙,照亮我的世界。




  在那圣诞树顶端的五角星上方,有团光上下悬浮着,我感觉的到那是股微弱却不寻常的魔力,它卷着很难发现的气旋。




  光球很亮,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来,停留片刻就呈道弧线滑落在跟前,下意识伸出手,它便乖顺地滚进我的手心里。




  “这是……”




  “圣诞树给你的答案,也可以说是礼物。”




  光晕黯淡,像是把能量全部消耗完,里面包裹的东西终于显现而出,那是枚系着闪电徽章做成的项链。




  我马上就认出了它,所有精灵都认得。




  魔法使才拥有的徽章。




  “原来折断我翅膀的人是魔法使。”




  对于我的答案,大家瞬间恍然大悟,如果他们干的并不是不可能,反而恰恰相反。




  精灵和魔法使是不能相互干涉的,也不能依赖对方生活。




  魔法使的祖先是人类,他们欺骗了精灵王还杀害他。人类舔舐短刀上精灵王的鲜血,获得一部分能力。




  所以精灵痛恨人类,双方开战数百年,最后赔偿了精灵损失及土地才平息。




  “是魔法使干的好事。”碧琪拉老师情绪变得激动,泪水在打转,她看向我的眼神中夹杂的怜悯,多得仿佛要挤出来。




  所有精灵都很生气,小小的嘴巴说出那些带有恶意的话语,他们都想诅咒魔法使,诅咒带来所有灾祸的人类。




  我望着它,将这线索牢牢地放进自己的手心中,免的让它逃走。




  “无论怎么说,这下终于有了方向,”我打破这为我打抱不平的气氛,打断他们已经琢磨起找魔法使的想法,他们都准备去告诉精灵王,这样一定会把事情闹大。




  其他时候或许我也会这么想吧。




  但今天不行——




  “礼物在下拿到了,谢谢圣诞树先生,谢谢碧琪拉老师,谢谢大家。”




  这或许——




  我偷偷扫视所有的脸,那些年轻充满活力的面貌啊。




  是最后个圣诞节了。




  “圣诞节快乐!”




  这时候他们好像才想起这回事,恍然大悟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摇摇头,咕哝几句,圣诞节不能这种事毁了气氛后草草结束话题。




  我们在雪地上打雪仗,尽情的打滚,牵着麋鹿坐在鲜红的雪橇上驰骋被白色笼罩的原野。玩累就安安分分堆雪人玩。




  我也在堆,堆着堆着不知怎么的思绪就飘远了。




  “安迷修,你真厉害啊。”戴安娜,那只蓝色的小精灵蹲在我身边突然赞叹起来。




  我也有点疑惑,随她注视的方向看自己手里一直堆的东西。




  “啊?我这堆的什么呀?”




  堆的雪人,不,不能说是雪人,它是有轮廓的,怎么样的轮廓呢,说不上来,不像是手太残捏出的……




  她却认真的左顾右看,我反而不好意思,刚想阻止她继续看,越看越羞耻时,她猛的用右手捏成的拳头敲下左手手心。




  “我知道了,这是个人啊!”




  “什么?”再看,我还是没看出哪里是人的样子。




  她点点头,肯定自己想法,“是个人头啊,”她伸出手指给我比划,然后咧嘴笑得很坏,“安迷修,你在堆喜欢的人吗?”




  “不,不是。”我赶紧摇头,顺她说的,仔仔细细看倒真有点像张人脸。




  戴安娜是充满幻想的女孩子,从以前开始就知道,所以我没把她的话太往心里去。




  “安迷修,在你心里,这个人肯定很重要。”戴安娜水蓝色的头发在荡漾,让我想起精灵世界最大的湖泊,泛着的也是这么清澈的光芒,无数光粒像被赋予生命在她身边偏偏起舞。




  戴安娜喜欢穿如同薄雾的般的纱裙,透出逐渐变得凹凸有致的酮体。




  “我相信。”




  02




  晨光还未完全洒进我居住的小房间,我带上自己的布包,把需要用到的东西都塞进去填得鼓鼓的,最后叠好被子,将写的信垫在茶几的花瓶下,紫阳花在开着。




  我在镜子前戴上了不属于我的闪电徽章项链,它已经有些年份,轻手轻脚走下玄关,从熟睡的其他小精灵房间前走过,悄悄得向他们道别。




  “再见乔薇妮。”




  “再见莱纳。”




  “再见凯。”




  “再见戴安娜。”




  “再见……”走廊静悄悄,回荡的只有我轻声细语。




  “再见碧琪拉老师……很感谢您的尊尊教导。”我向亲爱的老师所居住的房间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恋恋不舍地环顾这接纳了我并生活几百年的房子。




“再见,谢谢您带给温暖。”我朝还在燃烧的篝火说着,它依旧依旧兴奋地跳跃在狭小的位置里。




  “再见,谢谢您给了我一个家。”我把身上的行囊用力扯了扯,确定它不会掉落后,转身拧开了门把手。




  “要走了吗?”后面突兀地传来不是我的声音,惊诧扭过头去,望见碧琪拉老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玄关那里的。她裹着酒红色的毛毯,显得她皮肤极为白皙。




  她又问一遍:“真的要走了吗?安迷修小精灵。”




  原本这时应该扭头好好珍重道歉以及告别的,可转过身的勇气都没有。单单只是杵在那儿,不言语,沉重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当年把你救回来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别过头去,每个房间里的小精灵都在熟睡,谁都没有发现安迷修将要离开了,“我想他们一定会很想你的。”




  我捏紧把手,咬了咬唇,犹豫片刻就整理不出完整又漂亮的话来,“我只是太想知道,我从哪里来?我除了叫安迷修,我又是谁?”




  还有那个出现在梦里好多次的魔法使啊,他又是谁?




  更重要的还是,我为什么没有翅膀?




  我不会飞。




  疑问实在太多又憋得难受,在下必须自己去找到答案。




  “那好吧。你去吧,把那些记忆都找回来。”




  “谢谢老师……那我走了。”我彻底打开门,有点想逃,总怕自己犹豫不绝又愿意走了。因为他真的好喜欢这些可爱的天使啊。




  快逃,逃走,走出这门我就不能后悔。




  所以我催促自己跨出门槛的第一步。




  “安迷修,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鼻子一酸,动作一顿,却再也不会打退堂鼓了,好像彻底有勇气般,在胸腔里燃烧,连同眼眶都在升高温度。我轻轻带上门,发疯似地跑起来,往魔法使的世界奔跑着。




  安迷修——




  安迷修——




  跑啊——




  把所有的记忆都带回来,然后就和他们好好地生活在这片美丽的地域。




  “一定要……等我回来!”




(上)完




  



cnm啊啊啊啊啊啊

AA啊啊啊啊啊啊啊AA啊啊cnm啊啊啊啊啊啊LOFTER你敢不敢把图片给我吐出来啊啊啊啊啊!!!老是加载不出!!!!!

p1是小丑带我去拆机子(他还特意杀三放一!!!),p2是爸爸送我去门口(自定义的,他还帮我找机子!!找到了还带我去!!)

咦呜呜咦,他们怎么那么可爱啊!!

我好想看雷安沙雕女装惩罚游戏诶……【搓搓手】

一个雪兔安安和一个暗香

他们都好香啊……嘻嘻嘻……嘻嘻【危险发言】

之前那个pa……